徐义吉:做公链社区治理的探索者

7月5日晚,由区分主办的【了不起的中国公链】第一期最后一场已圆满结束。本场有幸请到了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先生,以下是本场沙龙实录: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我们《了不起的中国公链》第一期的最后一个压轴级嘉宾:

我做简单介绍:他2013年发起区块链极客社区-比特创业营,同时加入的还有巨蟹、初夏虎、达鸿飞等早期区块链行业布道者。基于比特创业营,他孵化并联合发起NEO小蚁,成为公认的中国第一条公链。同时他也是蚂蚁金服最早的的区块链平台部创办人和负责人,2017年年底,他发起星云链,一度成为万人瞩目的明星项目。欢迎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先生!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大家好,很高兴在周末的夜晚和大家交流沟通,大家也听了很长时间了,辛苦了!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第一问题:星云链最早定位是区块链搜索引擎,发掘区块链价值新维度,我们看到现在官网上的表达是:星云是自治元网络协作的未来,构建带智能资产的去中心化协作,请问这个定位是对星云的延伸吗?现在的星云链主要解决什么问题?为哪些人服务?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公链不可能解决问题,一个真正优秀的公链只会创造问题和需求,发现新的增量和市场。解决问题的思维是既有思维,不是颠覆性创新的思维。

最开始星云定位“区块链搜索引擎”其实是为了便于大家理解。因为星云的技术核心理念之一是星云指数(Nebulas Rank),有点像Google的page rank。我们相信区块链世界的链上数据会越来越多,维度也越来越丰富。

我觉得星云链作为公链来说,它主要是定位和聚焦区块链世界最本质的问题,我认为这里面最本质的问题其实来自于两个,一个是数据,一个是数据里边地址和地址的关系,或者说数据和数据的这个关系。

其实我们说星云定位这个区块链搜索引擎本质上这是一个误解。在当时,我记得在17年的五月底,其实没有太多人知道公链到底是做什么的,而且公链这个词非常抽象,所以说从我们的数据Nebulas Rank这种概念方便大家理解,如果说我们在一个充满了更多数据和关系的世界,它可能会变成一个什么东西,所以说我们形象地给大家做一些比喻,就是区块链的搜索引擎。

第一点是数据,区块链数据其实本质上是不可篡改的。我记得我也是这个行业最早提出一个同Google比较(的人),因为我十几年前在Google工作过,所以我们提出了一个概念,叫can't be evil (cannot be evil)。Google之前提出的口号叫don't be evil ,其实是一个教条式不对等的关系。就像你父母跟你说你晚上出门早点回来或者怎么样,但是cannot be 本质上是来自于对等的关系,(来自)透明不可篡改的数据。

第二点是关系,本质上是说当我们有越来越多数据,越来越多的行为发生在区块链上面,那么毫无疑问我们就要去定义这个关系。其实大家也会提到像去中心化、自治、协作。其实我们都是在定义这个关系的路径当中。我觉得很荣幸,作为国内最早一批公链的创始人和探索者,我们能够参与到这个先进或者说在这个世界先列的的行业当中去探索和思考,这也是在这个行业当中非常顶尖的问题。

当然我说的第一句话,开始问题的第一句话,其实有一点吸引眼球的意味,可能有一点爆炸性,但是也代表了我的看法,公链一定是发现了一个区块链世界新的增量和需求,那么这个公链才会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才会得达到效率十倍甚至更大的颠覆性的意义。

所以大家可以看得到,有比特币和没比特币的世界这个变化是很大的,有以太坊和没以太坊的世界的变化也是很大的。每一个台阶,它都会达到一个十倍甚至更大的变化。比特币解决的是一个电子现金,那么以太坊解决的是一个智能合约。那么星云链想解决的是基于比特币电子现金,基于区块链可编程,在第三维的区块链世界得到更进一步的发掘,这个发掘就是全新的、更深层次的挖掘,就是协作的更深层次的挖掘,其实这涉及到我们现在提出的口号,叫自治元网络Autonomous Metanet这个概念。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什么是自治元网络,简单和大家聊聊?听听创造这个词的徐总, 帮我们解读下这个词。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首先我想说一下,自治元网络不是我们在18年十月份凭空造出来的词。其实是来自于星云持续的探索,包括最早说到的搜索引擎,星云指数,一个可升级进化的系统,包括对于开发者的激励,这种全新的基于价值创造的共识机制,都写在我17年五月底的第一版技术和非技术白皮书里面。

那么有这样一个历史,包括我记得在17年的九四之后,我们团队10月份在莫干山进行过一次团建,在那次团建中,我们确定了很多目标。其中包括一个最大的目标就是“让人们在去中心化协作中公平获益”。所以为了延续我们这样的一个目标,在18年的时候,我们提出了自治元网络,它有一种很强的延续性,也是我们星云持续的探索。

当我们谈到自治元网络,其实它不管是中文还是英文,它都包括两层意思。首先是自治,面对一个去中心化的多维的关系,我们该怎么去处理;第二个就是元网络,在英文里面叫metanet,就是元数据的网络,你可以理解为在区块链世界数据的全息性。所以我总结出来的话,自治元网络其实就是代表全息的数据和多维的关系,这是我们所进行的探索。那么对于全息的数据,之前提到的星云指数——我们试图在区块链世界通过比如说价值链接,这种交易得到一些有效信息。

对于多维的关系,我们也在不断的探索当中,包括我们现在接下来就要进入的星云基金会的竞选。其实“多维的关系“首先就要去定义区块链公链到底是什么,我们到底是一个创业团队还是一个完全去中心化自治的社区?这其实是非常前沿和非常难去定义的事情,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在不断地发展当中。我个人认为目前“多维的关系“其实是来自于一个创业团队作为内核,社区作为外延的一个综合体,需要创业团队去推动事情发生以及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再进行一个完全的去中心化。

说到全息的数据和多维的关系,说得再简单一点,全息的数据应该包括什么样的区块链数据是有价值的。我认为现在就这一部分的探索还是非常浅的,我们只是说到交易的数据,比如说比特币,我转账给你的数据是有价值。但其实未来一定不仅限于如此,目前区块链上的数据已经有防伪溯源、社交、广告等等,还有各种各样的DAPP应用会产生数据。所以对于什么样的数据是有价值的话题,始终有长期探索和实践的可能性。

关于“多维的关系”,简单用一个问题来说的话,就是在区块链世界、在公链世界谁说了算,什么样的决策是有效的。这个问题其实也非常有意思,大家也可以看得到,最近我们星云也有一些变动,大家也有更多的思考甚至于争论和争议。到底现在一个创业团队的决策是有效的,还是我们把所有问题都交给社区进行投票是有效的?到底是token holder,谁有更多的币说了算,还是由更多的参与者说了算?这其中也有很多需要去实践和突破的东西,凡事不能够太理想化。

总结一下,什么样的区块链数据是有价值的?什么样的决策形式是公平有效的?这是我从两个问题的角度来看全息的数据和多维的关系。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这是一个哲学问题,乌合之众和群体智慧的矛盾,那就更进一步谈一下治理问题。

我们看到最近星云链一直在推动社区化治理,星云基金会主席也在报名选举中,关于社区治理,有链上治理,链下治理,混合式治理,星云属于哪种治理方式,关于社区治理,徐总有没有特别想分享的点?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长期链上治理,中期混合式治理,除了治理,本质上找到一个合适的激励方式,不管是协作还是治理本身都需要有恰当的激励方式来推进。

我认为这可能是所有公链都需要去解决的问题,星云链在这方面做了一些有效的尝试,或者说在做一些实践和思考。有些人评价说星云链其实在治理上面可能有更多亮点,那恰恰说明其实现在很多公链还没有走入治理的深水区。大家还聚焦在功能的开发,或是一些功能的定义。随着公链治理不断的深入,我们正面临很多前人并没有解决的问题,或者说没有得到结论的问题。

所以我希望我们可以对很多真正做事的公链有更多的支持和包容,因为当我们去尝试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一定会去交学费,因为前人没有做过。我觉得很幸运,我们做了两年,从17年五月份到现在,我们正在逐步进入到深水区。这个深水区前人给我们的经验和借鉴意义其实并不足够,以至于我们要凭自己努力地走出去。

所以从长远上来看,我认为治理不应该成为公链的特色,每个公链应该都有自己的一套治理方式。星云链接下来更多的突破是在链上发现更多有趣有用有效的数据,并且有更多的人来用。当这个蛋糕足够大的时候,治理才会显得更加有意义和价值。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嗯,我看到很多公链目前还是推送器推送火箭上升的过程,而星云现在准备接入自转轨道, 这个确实有很多未知问题。能否谈谈王冠的离开,主要是哪些理念上有一些争议?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首先我不回避任何问题,但我这边也强调一下,先做一个声明:这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可能并不能代表这件事情本身或者说代表王冠的想法。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先把蛋糕做大。我们在经营中也经常遇到这种问题。敬佩徐总的担当。

星云接下来有哪些比较大的计划?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首先就是基金会主席的竞选了,我们会非常认真地去对待。以下是我的竞选主张:

1.开放,透明。全面落实推动包括制定章程,定期公开财报,资产多方签名等事项,更大程度的组织决策公开民主和透明化。基金会全面对星云核心事务诸如主网的进一步工程实现,技术愿景的完善实现,市场市值的维护推动,业务的合作沟通等负责。

2. 销毁,自治。推动对于销毁社区预留3500万NAS进行投票。同时,基金会拿出当前托管的DPos挖矿累计300+万NAS进行GoNebulas,社区化协作实践和节点竞选等活动中去。后续如果不够的话不排除在POD共识层面增加一部分的比例预留(年不超过1%),基金会专项资助,以及社区公开募捐的方式进行开展。

3.Better DAO, Better Token Economy。积极推动基于星云链的链上诸如Staking质押,Defi去中心化金融,DAO投资自治等业务场景的开展和发掘,通过实践最终带领星云链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Token Economy,即更多可以持续使用星云币的业务场景,让星云币承载更多的需求而保持通缩,从而使整体市值和影响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这些主张应当收藏起来,聊到这里,我觉得,对于一个有担当的发起人,应当致敬,给徐总加油!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我本人如果选上了基金会主席,希望尽快完成第一和第二点的事务性工作,并尽快推动第三点,即真正区块链进一步的探索和创新,为星云找到更大的业务场景和token economy,让拿星云的同学们安心放心,每天都能睡个好觉。

今年我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机会,也是让我非常兴奋的地方。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如果这个行业还是5%的企业控制超过90%乃至95%以上的整个行业资源,大家可以看到这些企业都聚集在头部交易所和矿机厂商,那么这个行业实际上是没有希望的。因为任何一个健康的蓬勃发展的行业,都需要有多样性的支撑,所以说今年我看到了一个非常好的趋势。

这个趋势其实就是基于链上原生的互动和交互产生了很多业务机会,例如去中心化金融,例如星云实验室孵化的ATP(星途协议)——链上的互动广告、互动营销。如果说在链上就有可以赚钱的机会,让我们这些屌丝创业者有赚钱的机会,那么整个行业才会变得越来越多样化。我认为这种基于DAO的模型、基于链上的业务模型,接下去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这也是我们星云重点想去突破的方向。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嗯,纯链上应用开始出现,给人新希望。

徐总可以说是区块链行业的殿堂级老人了,能坚持走6年的人真的不多,请问,您眼中的区块链到底是怎样的?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这个其实很惭愧,如果说星云链还没有成功,但我个人已经走入了“殿堂级”,那说明……我是很惭愧的。因为当你走入殿堂,那么你离江湖就已经很远了。我们最早都是来自于江湖的,我始终还是江湖儿女,我认为我们要做的就是和大家在一起做江湖儿女。

回到我眼中的区块链,随着我做区块链时间越来越长,其实我越来越难以去定义或者去掌握区块链本身,因为我觉得这个行业节奏非常快,有各种各样的创新。认知的提升,新技术的提升,让我不得不去不停地去学习,不断地去思考。所以我在这里没有办法完整的定义区块链到底是怎么样子的。如果说真的要去定义区块链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那我首先应该去做好星云链,这应该是我最直接的一个表率,举例来说,就相当于如果乔布斯他想定义手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那他应该先做好iPhone。

所以简单的说,如果要去定义区块链,我们与其坐而论道,不如实干做一把,与其定义区块链,不如做好星云链,这是我的看法和态度。我希望星云链本身能够进入殿堂级,而不是我个人走入殿堂。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我们也期待,聊一聊您比较佩服的区块链人物。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我的校友李林,因为他勇于突破,敢于担当。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平时会看哪方面的书籍?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我从小比较喜欢看文史哲,做了区块链看书就比较少了,惭愧。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有什么推荐的文史类书籍?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房东的科普性历史平易近人,钱穆老师的历史观还是不错的,莱蒙托夫的意象派诗歌我也比较喜欢。所以我的英文名来自房龙的《人类的故事》,我在阿里的花名来自莱蒙托夫。

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也有很强的诗性魔幻主义,我也比较喜欢。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感谢徐总推荐,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要给社区说一句话,您最想说些什么?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不知道(上图)是哪位社区小伙伴做的,我觉得很到位!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今天让我们更深层认识了星云和徐义吉,也许还不够彻底,但是祝愿星云,感谢分享!

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

感谢主持人和区分的组织,感谢大家在周末夜晚的参与。未来区块链世界的探索和前行,我们紧紧相连,共勉!

结束致辞

区分创始人&主持人-老郭

至此,《区分.了不起的中国公链》第一期到此结束,了不起中国系列只是刚刚开始。

整整四天,感谢大家 一直陪伴!

区块链刚刚开始,我们庆幸,一起走在时代前列!

感谢所有嘉宾,感谢所有社区伙伴,感谢所有支持区块链发展的同行们,我们下期再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qq游戏红包怎么没了 - 一个神奇的资讯网站! ? 徐义吉:做公链社区治理的探索者

赞 ()

相关推荐

评论